【圖書】看得見的臺灣史:空間篇:30幅地圖裡的真實與想像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0/24

content-3-1《看得見的臺灣史:空間篇:30幅地圖裡的真實與想像》

 蘇峯楠 主編;臺南市: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2022

 

文/葉芊均

地圖提供領路的指引,按時序演進亦能展示該地變遷。然而,由誰繪製?為何繪製?這些動機都影響著最後在紙上的面貌。《看得見的臺灣史・空間篇》一書說明地圖並非客觀靜止,而是不同真實與想像角力的動態過程。本書收錄30幅臺灣地圖,橫跨17世紀前至二戰後,呈現不同時期對島嶼的多元想像,爬梳歷史進程中臺灣在世界版圖的定位。

16世紀的歐洲為了競逐東印度的商業霸主地位,亟需地圖獲取貿易資訊,這時候的臺灣以三塊破碎小島的樣貌被記錄下來。1726年則有芬伯翁繪製的〈福爾摩沙島與漁翁群島圖〉,臺灣以橫躺之姿出場,雖仍有不足之處,但已經相當精緻,在當時被荷蘭東印度公司作為遠東殖民地的紀念品。在歐洲開始對遙遠東方的小島產生興趣之際,有人抓準商機出版〈福爾摩沙歷史與地理之描述〉,書中的臺灣由五座小島組成,關於臺灣的描述其實皆引用自其他遊記,而作者撒瑪納札並非如其聲稱是來自臺灣。比利時人南懷仁為向康熙講述世界地理概念,繪製〈坤輿全圖〉並確立「臺灣」的標示與指稱。

1874年日本於琉球爆發牡丹社事件,促使日本記錄瑯嶠灣(今恆春地區)的地理情勢於〈臺灣信報及臺灣全圖〉中,其意圖在於確立「無主論」以佔領該地。清朝為免各國強勢入侵臺灣東半部隨即繪製〈全臺前後山小總圖〉,過去地圖中闕漏的東半部浮現出來,原先為防臺而制臺的消極原則也轉變為積極制臺。即使如此,仍有政府未能抵達之處,西方各國為避免海難發生,籌備在瑯嶠一帶設置燈塔(今鵝鑾鼻燈塔),而這段前期探勘的路程記錄在〈南部福爾摩沙圖〉。清朝雖然掌握東半部的地理輪廓,對生蕃卻採取隔離政策;但在〈濁水溪上游聚落與道路手繪地圖〉描繪出南投山區的地形、水文資訊,可見平地人在禁令下仍持續與山區住民來往,傳遞外於官方敘事的互動過程。

日本在甲午戰爭後佔領臺灣,繪製多幅地圖以掌握臺灣的資源,並補足戰略資訊,如〈臺灣諸島全圖〉、帶有浮世繪色彩的〈臺灣臺北城之圖〉、〈生蕃探險踏測圖〉、〈五十萬分一臺灣蕃地圖〉、〈嘉南大圳平面圖〉。方便管理的《大日本職業別明細圖》記載日治時期的商家資訊,〈臺灣博覽會鳥瞰圖〉展示殖民地治理成果,二戰期間的地圖海報則是為了宣傳「大東亞共榮圈」。國民政府來臺後有〈臺南市新舊街路名圖〉,以顛覆前朝的空間命名政策;國共內戰期間則有反共抗俄意味濃厚的地形圖;美國的探測亦協助拼湊起臺灣島的更多地理資訊,這些細節可藉由觀察圖例標示判別。

當代的臺灣社會仍在開展更多元的地理想像,如紀念318學運繪製的立法院周圍地圖,便是以當時的抗爭內容作為標的。藉由閱讀《看得見的臺灣史・空間篇〉得以具備和臺灣相關的地圖知識,地理名詞不再僵化固定,而是持續被賦予各式地理意義的空間。面對出發點歧異的宣稱,唯有認知到這些宣稱背後蘊含的意思,才不致在眾聲喧嘩之中失去方向;或是固執攀附其一,而是細細地梳理緣由,挖掘臺灣的各種可能性。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2/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