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高一生獄中家書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08/25

content-3-1《高一生獄中家書》

高一生 著,周婉窈 編註;高英傑、蔡焜霖 譯,新北市 : 國家人權博物館,2020

文/葉芊均

高一生(1908-1954)出生於嘉義縣阿里山鄉特富野部落,鄒族名為Uyongu Yatauyungana。戰後擔任首任吳鳳鄉長(現今嘉義縣阿里山鄉),致力於族人的公共事務,並在山上規劃作物栽種,以改善族人生計,曾提出高山自治計畫,卻也埋下被逮捕的種子。1952年,高一生等人接到保安司令部的來電,要求他們下山參加山地保安會議,眾人搭乘火車下山,卻在抵達平地時立刻被逮捕,隨後押送至臺北市青島東路三號保安司令部軍法處偵訊。1954年4月17日,高一生被判處極刑。

本書搜羅自高一生被捕後,1952年9月14日開始寫下的家書,不計入被扣留或是遺失的信件,共56封。閱讀這些家書,得以讓讀者稍微窺探臺灣白色恐怖時期,被關在青島東路三號的政治犯經歷。高一生提及住在特別優待的單人房,每天皆有時間出牢房散步、聆聽音樂,努力閱讀家人寄來的書刊,並說政府會早日查明案情,將其釋放回家。書中由學者周婉窈撰寫的導讀提及,由於信件內容皆會經過情治單位審查,所以高一生僅能避重就輕地書寫,切勿認為被關押的生活如所寫內容般愜意。

其中為人動容的是高一生對妻子春芳的深情,由於兩人被迫拆散,只好安慰妻子他的魂魄時時守在身邊,以及期望能在夢中與妻子相見:「在這封信附上很多的夢,所以今夜請做很多我的夢喔。」其甚至提及因過於思念妻子,十分落寞,導致容貌產生了變化。

前期高一生皆使用條列的方式交代家務,並叮嚀妻子不要讓小孩們到危險的地方,心繫家中大小事務。但是到了後期內容明顯縮短,且被限制須使用中文書寫,而非慣用的日文,其提及自己的信是「內容的不明白,還是一定可笑的。」妻子也無法讀懂,只能仰賴兒女翻譯。滿腹的思念在種種限制下,僅能以無限迂迴的方式傳遞,人身不自由,判決結果亦尚未公布。高一生怎麼會想到,當初在山上致力於族人的公共事務並出任鄉長,卻淪為現今的下場,他寫著:「我的心氣方面已經變化了。我不願意做公務員、不要名譽、不要交際。我的唯一希望是,在家裡做事和造林而已。」但如此微小的願望,也不為時局所容。

戰後混亂的時局,山地不時流傳藏匿日本軍或共產黨的消息,成為國民政府亟欲控制的區域。然而,執政當局因為不了解所以畏懼,將山地原住民視為除之而後快的對象,一心只想推行山地自治;而努力改善原住民生計的高一生,卻被視為意圖叛亂的首謀,以貪汙、匪諜叛亂罪定罪,1954年被槍決。書中收錄的最後一封信以日文書寫,高一生交代著即使物品被沒收,留有家、土地以及優秀的孩子們,一切都會沒事的。其所受的冤屈總會有平反的一天,於文末寫下:「在田間、在山中,我的魂魄時時刻刻陪伴著。水田不要賣。」字字句句在山林間迴盪著,久久不去。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22/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