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阿查依蘭的呼喚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07/25

content-3-4《阿查依蘭的呼喚》

魏郁蓁 導演,徐國揚 製片;台北市:飛行國際,2022

 

文/布朗

排灣族的部落,無論戶數多寡皆各有一個領袖來管轄部落,是部落社會的領導者,稱為mamazangiljan。而排灣族是階級社會,領袖(或稱頭目)、貴族、勇士、平民四種階級身分代代相傳,部落領袖身分為世襲,由長子或長女繼承掌理部落的事物。

多數人所想像的排灣族部落頭目是什麼樣子?可能是熟悉傳統文化與語言,在部落中運籌帷幄、受人敬重,擁有絕對的身分地位。而事實上,在現代思維、經濟生計與國家行政體系的介入下,部落領袖的地位受到許多挑戰;傳統文化、語言的斷層,亦對部落的權力核心──部落領袖(頭目)個人、其家族及部落社會,有著深遠且劇烈的影響。

《阿查依蘭的呼喚》歷時七年的籌備與拍攝,記錄排灣族屏東縣來義鄉大後(Tjuwaqau)部落的部落領袖Dremedreman Azangiljan(廖莉華,下稱Dremedreman)美麗而強韌的故事。Dremedreman的祖父從古樓舊部落進到大後部落後,成為部落最高領袖,居住於頭目家屋阿查依蘭(Azangiljan,大後部落最高領袖的家屋),爾後由其父親繼承領袖身分。小時候,父親期許Dremedreman更有競爭能力而使其在平地發展,也因此Dremedreman並不熟稔族語與部落文化,爾後也逃避面對自己領袖身分。直到父親離世,當時30多歲的她決定返回部落面對自己的身分與使命,接踵而來的卻是來自各方的挑戰與質疑。

身為部落領袖,同時也是女兒與單親媽媽,Dremedreman背負家庭的經濟生計,面對生活有許多不得不妥協之處,也尚未有能力重建阿查依蘭家屋;再者,因早年居住在外,不諳族語及傳統文化及習俗細節;甚至,莫拉克風災後被列入不堪居住資格,而後被編入來義村(非原來的義林村大後社區),種種原因交錯都使其難以行使領袖的權力及義務,備受質疑。儘管困境重重,Dremedreman仍殺豬獻祭,經過祖靈同意獲准紋手,咬牙撐過刻骨的疼痛,而血汗交織的手紋印記,是其承擔身分、榮耀與責任的承諾。

重建Azangiljan家屋,是Dremedreman的願望,也是被期待須完成之事。「The way home」為本片的英文名稱。「家」,在本片除了指稱 Azangiljan家屋──重振部落領袖的榮耀與尊榮之外,亦蘊含原住民自我認同實踐、傳統文化的繼承與延續等多重意象。回家的路難道不是最熟悉的嗎?對臺灣原住民而言,斷裂的歷史遭遇與生命經驗使得後代難以感知、傳承祖先的生活方式。對Dremedreman而言,「先回部落生活再說」表示著回到部落生活是找尋回家路徑的起點,重建家屋才是真正的回家。而這條回家之路如同影片中走回老部落的路徑,狹小又難行,埋藏在荒煙漫草中,必須邊走邊探尋。透過本片,能看見Dremedreman Azangiljan對傳統文化決心與努力,令人欽佩與動容。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二, 2022/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