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舞文化面相的建構與省思:台灣平埔原住民族的樂舞文化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07/25

content-2-2

時間|2022年6月23日(四)14:00~16:00

地點|國史館

主講人|林清財(國立臺東大學音樂學系副教授)

 

文/布朗

臺灣平埔族群,與經官方認定的臺灣原住民族一樣屬於南島語系,因歷史遭遇複雜而尚未受到官方認定。本次國史館邀請長期研究臺灣民族音樂,著重原住民族音樂,尤其是平埔族群音樂的林清財副教授,從歷史的角度來回溯平埔族群音樂文化的獨特面向,並以之省思、對照現今平埔族群的現況。

前言

何謂民族音樂學研究?「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背起錄音機,走入研究對象的人群中,去觀察、記錄他們的音樂活動、聆賞他們音樂的美、領略他們對音樂的感知、定義與詮釋」。對臺灣原住民族來說,民族音樂研究並無疑義,但對於平埔族群,民族音樂研究者遭遇的第一道難題是:這一群人在哪裡?不被官方承認的這一群人,要如何去找出他們,找出他們的音樂。

翻查文獻找尋有關這群人的紀錄,清代並無人口相關統計;荷據時期雖無戶口調查,但在各別報告書中可見紀錄。林教授等人整理出相關數據:1647年的西拉雅四大社人口統計總數約5,355人;1650年屏東馬卡道人口統計總數為12,247人,平埔族群人口合計17,602人;直至日據時期,其人口調查顯示1905年至1940年間平埔族群人口數從46,432人增加至60,290人。然而,從荷據時期至日治時期歷經了350年,人口已難以比對,平埔族人在哪裡的問題仍然未解。

從部落到族群:生、熟番與原住民

為了繼續尋找平埔族人的蹤影,林教授試圖另闢蹊徑,從歷史文獻尋找與平埔族群相關的蛛絲馬跡。1722年清代御史大夫黃叔璟所著《臺海使槎錄》,其中〈番俗六考〉(第五卷至第七卷)記載平埔族群如下(以下引自演講簡報):

content-2-2-2

 

依據詹素娟教授在其論文所標記之平埔番社的位置分布圖,上述〈番俗六考〉所列平埔社名皆坐落於臺灣西部。值得注意的是,無論〈番俗六考〉或者荷據時期的資料皆不以「族群」稱呼這群人,而是以「社」(清代),或是「村莊」(荷據)來指稱;使得林教授的研究之路遭遇另一個困境,即這些社名的所在地已無或非當時的居民所居住,例如當時新港社的位置早已因無水源而無人居住。為了找尋他們,林教授按圖(文獻)索驥地調查,逐步梳理出平埔族群的歷史動線。

番歌、番曲與番戲:音樂的歷史圖像

確認研究對象(平埔族群)位於何處之後,研究其族群音樂的首要課題是建構其族群音樂文化面向,林教授以〈番俗六考〉所附34首番歌為本,試圖了解平埔族群的音樂歷史圖像,其記載方式如下:

content-2-2-3

content-2-2-4

除了歷史文獻,林教授也持續田野採集平埔歌謠,其於1980年代與李壬癸院士共同前往採集的平埔歌謠[1]如〈搖籃曲〉、〈飲酒歌〉、〈A yan〉:

〈搖籃曲〉是哄睡孩子的歌謠,以「鹿頭」為佳餚反映了當時平埔人生活經驗。另外一首同時期與李院士在埔里採集到的歌曲〈A yan〉,是由當時老人家所演唱,直到現在於祭典牽田仍可以聽到這首歌,呈現了黃叔璥〈晚次半線作〉曾作:「女孃齊度曲,頫首款噫鳴番歌先以『款噫』發聲」。

承前述,黃叔璥〈番俗六考〉使用漢字記錄番歌,林教授試將漢語拼音與羅馬拼音相互對照(如上圖),而在此前,淺井惠倫等語言學者也做過相同嘗試。〈A yan〉的歌詞所描述的是祖先起源故事,表現出歌謠記史的特性;且該曲曾出現在18世紀黃叔璥的紀錄、日據時代人類學家及1980年代林教授的田野採集中。直到現在的祭典,這些歌曲仍被平埔族人傳唱,述說著其祖先從何而來。林教授的採集、對照、譜曲,後來依據考察資料重置了《種稻歌》,並提供蕭壟社(位於臺南市佳里區)祭儀時演奏,舞蹈。

作向、尪姨戲、公廨戲:祀壺信仰與祭儀歌謠

綜覽清代以來的各方志、省通志,所記錄的番歌皆如黃叔璥在〈番俗六考〉中所記載的34首(或33首)。

日據時期開始,日本人類學家以新的技術──錄音,記錄臺灣原住民族以及平埔族群的音樂文化。目前東京外國語大學所蒐藏的「台灣資料文庫」中,保存了小川尚義和淺井惠倫兩位語言學者於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採錄關於花蓮縣富里鄉東里村(舊稱「大庄」)平埔族群的「沿革」與「歌謠」的紀錄。林教授在1988年撰寫論文時,有幸能在東京外國語大學看到這批資料並加以研究。

林教授分享吉貝耍〈牽曲〉(手抄本1987),表示這些歌曲現在仍於祭儀時演唱,但傳唱者已不清楚歌曲的意涵。透過採集的內容以及文獻資料的比對分析,林教授將〈牽曲〉寫成樂譜,並將手抄本語拼音填入,一步步梳理出吟唱的規則與內容含意,也在現場引導觀眾吟唱。

從祭儀歌曲的內容,名稱不同,可以看出各區平埔族群的關聯與遷徙歷史。小林村(現為高雄市甲仙區小林里)因莫拉克風災不幸滅村之後,林教授以日據時期所採集到的曲調,並整理出歌詞,再傳回小林村平埔族人在祭儀時吟唱,共有34句(吟唱33句)。

結語:族群認同與文化詮釋

誰是平埔族群?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各種名詞:

野番

化番

兇番

歸順番

生番

熟番
高砂族

平埔族

山地山胞

平地山胞

原住民

從平埔族、平地山胞再到原住民,雖然有如邵族的歸順番進入原住民,但仍然有大部分的平埔族群被排除在原住民之外。

荷蘭人來到臺灣安平,稱此地為Taivoan(大滿),指稱其實是原來居住於現今的臺南市安平區海邊的一支族群,後來,引之自稱為臺灣人。身在同一座島嶼,我們以臺灣人自稱,而這支原先被指稱的平埔族卻從臺南安平海邊,進到大內、玉井、荖濃溪流域、楠梓仙溪流域,然後翻越中央山脈南段的大關山,最後落腳在花蓮縣富里鄉,經歷了顛沛流離的400年。現今要爭取正名,卻被說平埔族群已經不見、漢化了。

林教授研究平埔歌謠已30幾年,探訪的對象從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番仔(平埔族),到現在認同自我平埔族群身分。今日分享的歌謠,就是他們的語言、文化。平埔族群還存在著,儘管因為受到生活環境影響,主要語言改用漢語,但其對文化的堅持,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1] 採集並譜曲,發表於《民族學研究所資料彙編》,第3期,1980.07。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2/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