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灣族紋身文化與南島語族傳統拍刺技藝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1/12/28

content-2-2

 

 

 

 

 

 

 

 

排灣族紋身文化與南島語族傳統拍刺技藝

主講|Cudjuy Patjidres(宋海華)

時間|110年11月19日(星期五),13時至17時40

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

文|布朗、攝影|原圖中心

紋身文化為排灣族一大特色,其圖紋代表著於部落社會階級之象徵,有其規範。Cudjuy Patjidres(宋海華)為臺東太麻里排灣族人,是臺灣拍刺紋身師,致力於復振傳統拍刺技藝、排灣族紋身圖紋以及臺灣原住民與南島語族圖騰(圖紋)。傳統紋身在臺灣已消失許久,Cudjuy在傳統拍刺的復振與傳承有非常重要的貢獻。本次原住民族委員會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邀請Cudjuy分享個人在學習傳統紋身技術與文化的心路歷程,並現場進行拍刺演示,願能讓更多人有機會理解臺灣原住民傳統紋身的美麗與內涵。

傳統紋身文化

「拍刺」是南島語族的傳統紋身文化,在波里尼西亞、大溪地、薩摩亞等地,紋身稱為tatu,英文的tattoo即是音譯tatu而來。在臺灣,擁有紋身文化的族群有泰雅、賽夏、排灣、魯凱、鄒及卑南等族,另外像是馬卡道等平埔族群也有紋身習俗,但都已失傳許久。

S__74858501

venecik,在排灣語有畫圖、織布、雕刻等意涵,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原住民也有類似venecik的說法,可見南島紋身文化間有其關聯性。排灣族使用的所有飾品,包含木石雕、衣飾,甚至是紋身,使用(venecik)圖紋有十分嚴謹的社會意義。每個家族有不同的圖紋排列,象徵個人在社會的身分、地位與階級,人們須使用合乎身分的圖紋,不得踰矩。根據文獻記載,排灣族男子在成年得紋身;女子則在月事來臨(代表成年)後得紋手或紋面,而紋身過程中也有諸多禁忌必須遵守,紋身才能順利完成。Cudjuy分享,他曾在屏東縣佳興部落為青年完成胸口最後的紋身,當天其家族長輩進行傳統祈福儀式;也曾在南和部落為部落女子紋手,使其能夠繼承其曾祖母的手紋,了卻曾祖母的一樁心願。可見得在排灣族社會中,傳統紋身是被慎重看待且充滿祝福。

(左圖為當天演講現況)

臺灣原住民紋身起源已不可考,Cudjuy打趣地說,他曾幻想是有一名獵人跌倒翻滾下山,撞翻火堆後又滾落溪水中,因此在身上留下紋身的痕跡,從此發現在身上留下美麗圖紋的方式。傳統紋身方式是拍刺,不同於現代使用機械刺青,而是以天然木材製成長條,於前端裝上一根或排針,再沾刺青墨水用敲打的方式紋身。最早的針如何製作?臺灣原住民使用柚子樹的刺;菲律賓與大溪地使用檸檬樹的刺;紐西蘭毛利人則用海鳥翅膀骨頭製成針;除了使用拍針,也有地方是以刀割或針縫方式來破壞皮膚表面刺青。上色的顏料在臺灣、菲律賓大部分使用鍋底炭;薩摩亞則有用漁船煙囪上所生的黑油。敲打的棒子,根據記載,排灣族使用刀背進行敲打,也有以木頭敲打者。

content-2-2-2

(各種材質的拍針,左至右依序為植物製、獸骨製、現代拋棄式金屬製)

Cudjuy在現場展示了其所重製的傳統拍刺工具,也說明各種工具、顏料在紋身過程中的差異。最早使用植物刺所進行的紋身最痛,線條也最粗;現今使用拋棄式金屬針的線條最細膩。隨著拍刺工具的進步,紋身圖樣越發細緻複雜,技術也須更加精進。

從機器刺青到傳統拍刺

Cudjuy早年就對刺青有興趣,十多年前偶然在圖書館翻到一本日文書,當中有位貌似同屬排灣族的紋身男子引起他的注意,經確認確實是一張排灣族人的舊照,他暗自下決心,總有一天要紋上照片中男子的紋身,那本書是《台湾先住民の文化:伝統と再生》。

第一次接觸到傳統拍刺,是在2015年第一次受邀到紐西蘭參加原住民紋身交流活動,當時的Cudjuy尚在使用紋身機。現場有眾多傳統拍刺藝術家,其中來自夏威夷的拍刺紋身師Keone Nunes的技術深深吸引了他,也因此開啟學習傳統拍刺之路。此後,開始學習製作傳統拍刺工具、練習拍刺技術。Cudjuy說,學習拍刺並無老師指導,主要透過網路資源自學,所幸網路無遠弗屆,學習過程中有許多太平洋地區的傳統紋身師注意到他並提供相關資訊;爾後,陸續前往西班牙、夏威夷、薩摩亞等地與許多傳統紋身師接觸交流。

演講過程中,Cudjuy播放菲律賓、巴布亞紐幾內亞傳統紋身的影片,其中菲律賓國寶級藝術家,百歲部落紋身師Whang-od,其紋身方式非常傳統,保留了大量的部落特色,Cudjuy也曾親身體驗其拍刺技巧。

tima sun?屬於你的圖紋是什麼?

影片播畢,Cudjuy語重心長地表示,太平洋島嶼周邊的刺青文化、儀式,傳統紋身技術在諸多太平洋島嶼如菲律賓、薩摩亞、印尼爪哇島等,仍不斷被保留與傳承,卻在臺灣消失很長一段時間,尤其是拍刺技術。近幾年開始努力復興並傳承,目前有賽德克族、排灣族、魯凱族的族人跟隨學習,希望能將臺灣拍刺技術傳承下去。Cudjuy進一步強調,傳統紋身的拍刺技巧與工具製作是非常細膩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臺灣原住民所使用的圖紋建構有其脈絡,必須有各族群族人深入學習自我族群的文化內涵。以排灣族紋身師為例,必須了解東排、南排、中排、北排的圖紋各有何內容、特色,並更進一步了解不同家族的圖紋。被紋身者來自什麼部落?什麼家族?其圖紋必須與他的身分相符,不能超越自己的身分。

曾有許多人找Cudjuy紋身,但不知道屬於自己的圖紋是什麼,尋找了兩三年才終於重建屬於自己的圖紋。也就是說,屬於自己的圖紋必須自己去尋找,圖紋並非是傳統紋身師設計,而是被紋身者的家族、長輩、部落、統治者所賦予,承載著屬於家族、部落的歷史與記憶。Cudjuy認為,好好地了解自己是誰,屬於自己圖紋就會浮現。

傳統刺青文化在臺灣已失落許久,許多人知道家族長輩身上有紋身,卻因沒有把圖紋記錄下來而遺失。要如何找回圖紋?可以試著從家中老物件檢視有沒有經常出現的圖騰(紋),可能就是屬於家族的圖紋。而努力尋回屬於自己家族的圖紋,是臺灣原住民現在正在做,也應該做的事。

演講最後,由Cudjuy現場進行拍刺,與會者實際體驗傳統拍刺的過程與成果。

content-2-2-3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2/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