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人權與法制系列講座】場次二:語言與教育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1/12/28

content-2-1【原住民族人權與法制系列講座】場次二:語言與教育

時間|110年10月6日14:00-16:00

地點|線上講座

主持人|徐揮彥(國立東華大學法律學系教授/財團法人社教文化基金會董事)

主講人|馬躍.比吼(南島魯瑪社執行長)|全母語的幼兒園有可能嗎?

            劉宇陽(臺北市立大學學習與媒材設計學系主任)|族語線上學習資源

文|布朗

由臺南市政府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主辦,財團法人社教文化基金會承辦的「原住民族人權與法制系列講座」共計三場次。其中,場次二以「語言與教育」為題,邀請南島魯瑪社執行長馬躍.比吼,以及臺北市立大學學習與媒材設計學系主任劉宇陽擔任主講。前者分享推動部落母語教育的心路歷程;後者則以自身學習族語的經驗出發,科技如何協助族語學習。

全母語的幼兒園有可能嗎?

馬躍.比吼過去曾拍攝多部與阿美族文化、歷史、生活相關的紀錄片,也曾參選平地立法委員,長期關心族群文化與生活議題。其成立的南島魯瑪社( LUMA Association),Luma阿美語意為家園,如此命名有期許傳承過去美好家園文化的意旨。現正推動母語教育的馬躍,認為教育應教導不同族群的孩子從自身族群觀點認識自我,而母語學習是最精準的路徑。當孩子學會自己的母語,族群的歷史、傳統、記憶、獨特的思維方式才能被延續下來。

從語言人類學的角度觀察,臺灣被認為可能是南島語族的發源,在5,000年前向南往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遷徙,向東往薩摩亞、復活節島擴散;約1,000年前抵達紐西蘭,也因此紐西蘭毛利人來到臺灣尋根,視臺灣為Motherland。此外,亦有學者從太平洋構樹的遺傳多樣性研究中發現南島語族樹皮布文化和遷徙歷史。南島語族長期維持種植構樹、拍打樹皮製成「樹皮布」的習俗,今日樹皮布的實用價值雖被紡織布取代,但在大洋洲島嶼仍具有南島文化的象徵意義,是南島語族重要慶典中極具代表的物質文化。鍾國芳教授及其研究團隊從構樹葉綠體基因進行研究,發現南太平洋南島語族所使用的構樹來源為臺灣,由此進一步描繪出南島語族史前航線、佐證「出臺灣說」。經過推算,語言學者認為臺灣原住民族群來到臺灣的時間有其先後:泰雅、鄒、邵、賽夏約在6,500年前;排灣、卑南、魯凱約在5,000年前;西拉雅與阿美族約4,000年前;噶瑪蘭約3,000年前;凱達格蘭約2,000年前;達悟族約500年前。

過去,臺灣歷史觀點從400年前起始,認同角色從日本人、中國人到臺灣人,其中原住民的位置在哪裡?孩子該怎麼認同自己是誰?馬躍強調,教育的目的是把孩子培養成為美好樣式的人,誰來決定這個樣式?家長的參與是最重要的。家長希望孩子未來成為什麼樣的人?部落成為什麼樣子?因此來決定該上哪些課程、哪些人來教學、如何教學。2019年9月,坐落於花蓮縣玉里鎮的秀姑巒溪旁,成立了體制外的全「阿美語」幼兒學習空間「Pinanaman 河邊的教室」。該空間是部落裡不分老小的族人們,拔草、整地、整建而成,最初有4名學生、1名教師。「河邊教室」讓3至6歲孩子在全母語環境學習,希望以母語學習自身文化、聆聽自身文化的故事,準確地理解「我是誰」,進而認同自我。

馬躍說,孩子每天進教室前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土地、房子、樹木打招呼,以建立其與土地間的關係。透過此種方式所教出的孩子或許不會是最聰明,但絕對不會做出傷害土地的事。馬躍也分享今年疫情期間孩子們族語練習的拍攝作業,小朋友流利的表達自我、歌唱,是目前全阿美語學習的初步成果。除了「河邊教室」,南島魯瑪社在屏東縣霧臺線海拔 800 公尺處成立全魯凱語「山上教室」,於110年8月30日開學,目前有5名學生。有人問及:南島魯瑪社與屏東、新竹等地設立的教育保育中心有何不同?馬躍認為,教育保育中心經費來自政府補助,受限於縣市、機關首長與政策等因素,並非在每個地區都能有良好成效;而南島魯瑪社經費來源是透過民間募資、集資,而非政府補助,更有機會嘗試不同模式,由下而上去改變政府的作法與思維。

族語線上學習資源

任教於臺北市立大學的劉宇陽老師,協助原住民族委員會建置族語學習的重要網站──族語E樂園。非原住民,卻對學習原住民族語十分有熱忱的劉老師,擁有賽夏語、泰雅語、阿美語三種族語學習經驗,並表示在過去經驗中,學習族語比學習外國語言的挫折感更強烈,他首先分享學習族語的機緣。

對賽夏語產生興趣,起源於認識了賽夏族朋友,因此有機會前往拍攝巴斯達隘祭典。劉老師分享當時(2004年)在公車後視鏡發現賽夏族人於巴斯達隘期間在家屋打上的芒草結;而前往向天湖祭場路上,公車充斥使用賽夏語的族人。劉老師說:在臺灣這塊土地生活了35年,鮮少有與原住民接觸的經驗,課本上的「原住民」彷彿是抽象名詞。但在那輛公車上,深刻感受到馬躍所說「生活在臺灣千年以上的族群」真的存在,而我們卻對他們一無所知。此外,賽夏族巴斯達隘祭歌共有16首,每首歌吟唱約需半小時至1小時,有其特殊的押韻及吟唱方式,而每首歌皆以一種植物為題來隱喻、發想,不禁讓人聯想到《詩經》,如此有美感的生活態度,這群人們仍生活在島上。

後來,劉老師為編輯教材經常前往司馬庫斯,一次族人翻車的事故,使得原定的訪談改變,因而聽見當時的倚岕‧穌隆頭目口述泰雅族遷徙故事──泰雅族在4、5百年前,從南投山區被稱為Pinsbkan的發源地大規模向北遷徙,到了Quri Sqabu(現稱思源啞口)而後分散。倚岕頭目詮釋此故事的開頭:「我們的祖先從前住在Pinsbkan這個地方,為何說泰雅族人是從Pinsbkan的石裂而生呢?是因為有石頭和土地以來,就有我們泰雅族的人們。」。而後此故事編纂成為繪本─《泰雅族的遷徙故事》,前後共花費6年的時間編纂,記錄下富有詩意的口傳故事。

過去與部落接觸的過程中,劉老師也一直努力學習族語。面對學習障礙,他不斷思索如何能夠稱為「學會一種語言」?並進一步思考「身為一位都會原住民,身邊沒有長輩可以詢問,將如何學習族語?」。也因此,劉老師結合個人資訊專業及族語學習興趣,協助建置族語E樂園,提供各種族語學習輔助工具;但劉老師認為,設定學習目標與策略比工作的運用更加重要。

社會語言學者Leanne Hinton著作《How to Keep Your Language Alive研究各地語言的師徒制傳承,發現Language Parents是非常重要的概念,亦為跟著父母交談所學習的語言;但若已經長大,父母未必能在身邊經常對話,語言要如何學習?而從事少數瀕危語言復振經常有一個共同現象:缺乏足夠時間編輯教材。成熟的語言教學經常已有專門人員編寫教材,但對瀕危語言而言,編寫教材的速度趕不上語言消逝、變遷的速度。對此Hinton提出幾點策略:一、須有共同活動,在活動中以族語交流;二、看圖畫書;三、看電視,二及三皆由師傅在旁以族語解釋內容。

現代科技進步,加上疫情使然,使用通訊軟體面談、教學已是稀鬆平常。因此,劉老師試圖利用人人可以操作的庶民科技,來實驗Hinton的理論是否可行。以客語為例,客語教師針對幼童,將卡通同一段落分別錄製3集教學內容,第一次唸出畫面出現的單詞;第二次唸簡單句子;第三次則是完整短文

。如此循序漸進的內容,教學者無須再使用中文來解釋客語,避免在語言教學中為了解釋,反而使用大量學習者熟悉的語言,導致課堂中學生接收到的中文遠大於客語。這是其中一種以簡單科技輔助語言學習的方法,劉老師認為還有許多方法值得嘗試。

演講的最後,劉老師再次強調設定學習目標的重要性。清晰的目標,並且在執行過程中不要迴避困難與問題,找到有信心的策略,並堅持下去。好比馬躍社長的教育策略:打造一個全「美」語的學校。將策略持續下去,面對並解決困難,最後觀察成果,方法與工具都不會是最困難的問題。

馬躍.比吼社長與劉宇陽老師,從不同的角度努力,但皆試圖走出現行族語教育框架,大膽嘗試新的可能。儘管如此,劉老師認為「從學校失去的應該從學校找回」。原住民族語言是在學校體系壓迫下流失,國家力量何其大,使得傳統語言的根幾乎被拔除。現在談回復,自然不可能要求族人在家自學,是政府應該擔負的責任。而南島魯瑪社在國家體制外的嘗試,馬躍社長說:「目前南島魯瑪社已執行兩年,暫時還沒有成果,也不確定會不會成功。但就算很難,也要想辦法嘗試,只要前進了,未來的路就會變寬。」。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22/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