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灣通史」的撰寫—以來義舊社和普濟鹿社為例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1/29

content-2-1

時間|2022年10月13

地點|國史館

講者|郭素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文/Djupelang、圖/郭素秋、國史館

國史館邀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郭素秋副研究員,以來義舊社、普濟鹿社的舊社考古以及古文書研究成果,呈現距今約一千年的排灣族文化內涵,讓與會者對於「排灣通史」的時空架構與族群歷史發展演變過程更加了解。

郭老師說明,10年前於文樂舊社(pucunuq)發現一批目前排灣族唯一留存的古文書,花費一至兩年進行修復,而後頭目希望進一步地研究這批約一百年前,即光緒年間劉銘傳開山撫番時期之古文書,詢問頭目後得知,古文書的主人翁周老連、周汙笠當時居住位置即位於文樂舊社。而郭老師在正式發表文章,使用古文書以排灣族語音譯記載的「普濟鹿社」稱之Pucunug。

(more…)

【圖書】milimilingan na seviljauljaur 比魯部落傳說故事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1/28

content-3-2《milimilingan na seviljauljaur 比魯部落傳說故事》

kalesekes tjuljapalas(曾金枝) 口述;

giljegiljav agilasay pakawyan(林志興)、
ljigiyan pavavaljung(高玉枝) 編著;

臺東市:林志興,2022

 

文/tjaiwan.parilaw

milimilingan,排灣族語意為「傳說故事」。viljauljaur為部落名,即位在臺東縣金峰鄉正興村內的比魯部落。na、se,則有「屬於…;來自…」的意思,本書書名的意思是︰「來自(屬於)比魯部落的傳說故事」。

本書分別由兩位作者giljegiljav agilasay pakawyan (林志興)及ljigiyan pavavaljung (高玉枝)為期三個月的採訪、來回校稿、用字及發音,共採集六則傳說故事。作者高玉枝老師表示,原先預計將六則傳說故事與故鄉ludja (屏東縣泰武鄉萬安村安平部落)的傳說故事合併為一本出版;但為使兩個部落留下專屬部落的傳說故事書,便決定分開出版。因此,本書除了是排灣族語傳說故事集,更為不同部落之間的口傳故事貢獻了多樣性,以及其背後所乘載的知識與文化脈絡。

本書內容的主述者是來自比魯部落耆老kalesekes (曾金枝),幼時常常聽父親kalimadraw (曾義信)耆老說故事,因此知道許多部落的傳說故事。kalesekes耆老提及,以前其父親都是使用排灣族特有的吟唱述說故事。雖繼承了父親說故事的技巧與內容,不過因為年事已高、身體狀況不如從前,因此無法再吟誦需要花時間及體力的長篇故事,成為本書採訪錄製過程中的一項遺憾。儘管如此,kalesekes耆老仍舊努力地講述其所知道的故事。由於熟知排灣族文化、善於吟唱部落古謠,已有不少人前來訪問她,進行文化調查和歌曲採錄;不過,卻鮮少有人訪問部落故事,本書因此成為kalesekes耆老第一本的口述傳說故事集。

(more…)

【紀錄片】家族祭 Palisian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1/28

content-3-1《家族祭 Palisian》

謝升竑 導演;陳庭榆 製片

舊視界文化,2020

 

文/葉芊均

 

「在很久以前,太陽神之女降臨Padain後創造排灣族人,之後再分散遷徙各地,而有一天,北邊的Tjaravacali部落需要更強大的力量,來協助和扶持整個部落,以抗衡鄰近有神力的部落——Padian的Kazangiljan家族。Sauljaui前來協助Tjaravacalj,並為她建立家屋,取名為Pakedavai,Tjaravacalj就此成為強大的部落。」——排灣族Pakedavai家族神話

《家族祭》從排灣族祭典切入,講述部落青年如何看待族群認同與傳承的議題。本片從族人籌備祭典開啟序幕,身為Pakedavai家族第十一代的頭目——達比利泱・阿利夫全神貫注的神情,讓祭典瀰漫著莊嚴的氛圍。排灣族的神話故事中,上天降下的神力協助部落度過危機,也賦予貴族身份力量,貴族制度維繫著排灣族的社會秩序,mamazangiljan(頭目)則是貴族制度的中心,家族以和頭目的親疏關係建立階級,唯有不同階級通婚時才有可能改變。此外,家屋對於排灣族文化意義重大,從家屋的空間配置,橫樑的雕刻紋飾與圖騰,皆蘊含著排灣族深厚的文化與歷史,教育著部落中生存的社會秩序與規範。

(more…)

播下希望的種子─臺東縣立關山國民中學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1/28

content-2-3

時間|20221021

地點|臺東縣立關山國民中學

 

文/Djupelang、圖/關山國中、Djupelang

原住民族委員會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以下稱原圖中心)2022年第三場「播下希望的種子─館外書展暨部落贈書」之贈書單位為臺東縣立關山國民中學。

臺東縣關山鎮舊稱為「里壟」,起源於阿美族語,意指當地多「紅蟲」之故,後稱「關山」;西隔為海端鄉,北接池上鄉,東臨東河鄉,南接鹿野鄉。其行政區劃轄有里壠里、中福里、新福里、電光里、德高里、豐泉里、月眉里等7個里,其中新福部落(Parupu,位於新福里)、豐泉部落(Ciwcia,位於豐泉里)、隆興部落(Cipurungan,位於里壠里)、電光部落(Himoti,位於電光里)、德高部落(Takofan,德高里)以及月眉部落(Cu ki ngo,月眉里)所屬族群皆為阿美族。

關山國中所在位置交通便利,抵達關山火車站後,步行約8至10分鐘即可抵達。關山國中位於里隆里,於1968年創立,歷經40餘年館舍已老舊、耐震性不足,而慈濟在2014年展開「減災希望工程」,援助花蓮、臺東、高雄、屏東及苗栗等縣市26所國民中小學,關山國中則於減災希望工程協助下,2017年完成重建並啟用。

(more…)

播下希望的種子──花蓮縣立萬榮國民中學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0/29

content-2-2

時間2022929

地點花蓮縣立萬榮國民中學

 

 文/圖:Djupelang

原住民族委員會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以下稱原圖中心)2022年第二場「播下希望的種子─館外書展暨部落贈書」之贈書單位為花蓮縣立萬榮國民中學。

花蓮縣立萬榮國民中學雖名為「萬榮」,但其行政區劃於鳳林鎮長橋里,而鳳林鎮長橋里舊稱則為「馬里勿」,阿美語意為「上坡」。鳳林鎮位於花蓮縣中部,介於壽豐溪支亞干溪與馬太鞍溪之間,東鄰豐濱鄉,西臨萬榮鄉,南接光復鄉,北、東北鄰壽豐鄉。鳳林鎮人口結構為客家人、閩南人、外省人以及新住民混居,亦是花東客家人口數最多之地區;而原住民族群則以阿美族、撒奇萊雅族以及太魯閣族為主。2014年,鳳林鎮藉由「慢食」(slow food)與「慢活」(slow living)的條件通過審查,成為國際慢城組織(Cittaslow International)會員,同時為臺灣慢城聯盟成員之一,亦是臺灣第一座慢城城市。

(more…)

【原住民族系列繪本】dingding 蝸牛、kavatjes ni vuvu 外婆的寶物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0/24

content-3-3《dingding 蝸牛》

《kavatjes ni vuvu 外婆的寶物》

阮翠芳 文、阮玄 圖;新北市:百通科技,2020

 

文/tjaiwan‧parilaw

為了將有趣且深刻的部落生活記錄下來,作者之一的gesi giling用排灣族語寫成的短文紀錄,tjaiwan giling則以繪本的方式呈現這些故事,期許文字內容能更為生動並成為寓教於樂的讀本。希望繪本能讓現階段正在學習排灣族語或是對原住民族文化有興趣的讀者,有機會認識這些優美又獨特的部落記憶。

(more…)

【圖書】 Ari帶著問號往前走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0/24

content-3-2《Ari帶著問號往前走》

阿爆(阿仍仍 Aljenljeng)作、李郁淳 採訪撰文;聯經出版,2022

 

文/Mutulavay

當你準備閱讀這本書時,建議可以搭配作者阿爆Aljenljeng歷年來的專輯享用,使得書中的文字更有畫面。或許,你會問為什麼要這樣做?作者已於書中說明,「人就是帶著問號往前走的生物」,永遠不知道所有事情的發生,Ari就對了!

阿爆Aljenljeng是位來自臺東縣金峰鄉正興部落的排灣族女孩,多數人都是從演藝圈見識到他的舞台魅力;然而擁有許多名字的他,藉由闡述成長背景的過程中,呈現都市原住民在折返原鄉部落間找尋文化根的歷程。都市原住民,是這個社會對於在漢人都會區出生、成長的原住民族孩子的稱呼。看似一本述說自己生長歷程的紀錄,卻凸顯出身處原漢多元社會間的迥異與重疊,「我們是那麼不一樣,卻又那麼一樣」,當生命的軌跡出現在都會與部落之間,竟意外成為十足的文化養分,慢慢走向日後扮演「橋樑」的角色,創造出更多跨界的可能性,使不同族群文化的人力資源進行串聯,增進相互了解並創造出有趣的合作機會。如同看似非主流的母語音樂,卻營造出文化市場的熱門指標。

(more…)

【圖書】看得見的臺灣史:空間篇:30幅地圖裡的真實與想像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10/24

content-3-1《看得見的臺灣史:空間篇:30幅地圖裡的真實與想像》

 蘇峯楠 主編;臺南市: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2022

 

文/葉芊均

地圖提供領路的指引,按時序演進亦能展示該地變遷。然而,由誰繪製?為何繪製?這些動機都影響著最後在紙上的面貌。《看得見的臺灣史・空間篇》一書說明地圖並非客觀靜止,而是不同真實與想像角力的動態過程。本書收錄30幅臺灣地圖,橫跨17世紀前至二戰後,呈現不同時期對島嶼的多元想像,爬梳歷史進程中臺灣在世界版圖的定位。

16世紀的歐洲為了競逐東印度的商業霸主地位,亟需地圖獲取貿易資訊,這時候的臺灣以三塊破碎小島的樣貌被記錄下來。1726年則有芬伯翁繪製的〈福爾摩沙島與漁翁群島圖〉,臺灣以橫躺之姿出場,雖仍有不足之處,但已經相當精緻,在當時被荷蘭東印度公司作為遠東殖民地的紀念品。在歐洲開始對遙遠東方的小島產生興趣之際,有人抓準商機出版〈福爾摩沙歷史與地理之描述〉,書中的臺灣由五座小島組成,關於臺灣的描述其實皆引用自其他遊記,而作者撒瑪納札並非如其聲稱是來自臺灣。比利時人南懷仁為向康熙講述世界地理概念,繪製〈坤輿全圖〉並確立「臺灣」的標示與指稱。

(more…)

移動的邊界:日治隘勇線與原住民族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09/27

content-2-1

 時間|2022818

地點|國史館、線上直播

主講人|鄭安睎(國立臺中教育大學區域與社會發展學系副教授)

文/Djupelang;圖/鄭安晞、國史館

國史館於8月18日邀請國立臺中教育大學區域與社會發展學系鄭安晞副教授,其長年致力於臺灣原住民史、臺灣歷史地理學以及田野調查等研究工作。本場演講以日治時期隘勇線與原住民族間之關係,以及「隘勇線推進」包圍蕃地,是如何使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被編納為普通行政區等歷史作為主軸。藉由鄭老師帶領與會者沿著這段歷史路線,探究隘勇線推進政策、部隊編成等緣由,以及各地區隘勇線、地圖繪製等相關位置之呈現。

隘勇線相關工程設施

何謂隘勇線?是一條會「移動」的線,牽扯兩邊族群關係,例如交易等;或是由官方制定,制定過程須合理化。隘勇線名稱之由來,是因其固守人員稱為「隘勇」,但日文文獻稱之「警察防禦線」。

隘勇線前進

因利益開發利源及壓迫「兇蕃」之必要,所以從現在舊線向前推進,佔領新的地方優良之處,而設置新線路的意思。由於此新線之設置而使被包容的地區成為安全地區,不僅得以開發拓墾、伐木、採腦等利源,而且新線更可作為壓制其前面蕃社之工具。

日治時期隘勇線因遍布全臺,數量極多且移動速度快,因此必須利用以下研究方法整理隘勇線推進資料:

1、文獻研究:配合以《臺灣日日新報》、《臺灣總督府公文類纂》、各地《州廳報》、相關歷史地圖、《理蕃誌稿》、《臺北州理蕃誌》為主。

2、實地調查:透過隘路、礙子、監督單位(隘寮、分遣所)遺址,或其他歷史遺物,包括酒瓶、瓷、碗等。

3、繪製地圖:利用GIS軟體繪製,隘線、蕃界線的地圖。此部分屬最困難的過程,因隘勇線移動速度快,與日治時期理番設施差異大,相對地留下之遺物較少。

隘勇線推進政策由來|南庄事件影響

清末已建立的隘防制度,為日治時期日本政府遇到最大之阻礙與困難;但因劉銘傳的「裁隘」事業,改為勇營進行防守;1895年之後勇營解散導致武力潰散,隘勇線亦隨之消失。1895年至1900年前後時期,日本政府無暇於山地事務,因而轉交給清末拓墾單位委託管理,亦會給予補助請其開墾過程中進行看守,尤其桃竹苗地區最為明顯。

1902年7月因發生「南庄事件」,當時隘勇線主管機關為警察,為了防備原住民及擴張製腦地,並取消補助隘勇制度,將隘勇全部改為官派。1902年之後,隘勇線開始從低海拔往高海拔移動,從淺山、半深山、深山包圍部落。

隘勇線與原住民族關係

全臺有隘勇線之區域:新北市、桃園市、新竹縣、苗栗縣、臺中市、南投縣、宜蘭縣、花蓮縣、臺東縣、高雄市。

與隘勇線有關係的原住民族:泰雅族、賽德克族、太魯閣族、賽夏族、阿美族、布農族、魯凱族以及少部分的撒奇萊雅族。

與隘勇線相關的原住民十大歷史事件,其中包含7件:南庄事件、大豹社事件、大嵙崁事件、李棟山事件、七腳川事件、太魯閣事件、大分事件。

由於隘勇線為日治時期官方政策,推動之時亦為日本政府宣傳之政績,並出版與隘勇線推進或討伐的紀念寫真帖,如《南庄事件寫真帖》、(數位典藏)。

前進部隊編成

隘勇線推進時,需組織前進隊,由該地區廳長擬定計畫,經由總督許可後即可實施。蕃務本署創設後,由廳長擔任前進隊長,警務課長擔任副隊長;討伐部隊非單一路線,使用包圍之方式,其成員多數為警察,亦會調派各廳或支廳警察進行支援。佐久間左馬太總督上任後,將管理層級提高至總督,太魯閣討伐戰總指揮官即為佐久間左馬太。

隘勇線等級

  1. 一等:每2里(此指日里,約927公里)監督所1所,每1里分遣所6所、隘寮12所。
  2. 二等:每2公里監督所1所,每1里分遣所4所、隘寮8所。
  3. 三等:不設置隘寮,每2里至4里監督所1所,分遣所每1里4所。

隘勇線重要工程

「隘勇線前進」時,除須草擬前進計畫書與組織前進步隊外,隘勇線設施相關工程亦有詳細規範,主設施與副防禦設施包括:隘勇線、寮舍(監督所、分遣所、隘寮等)、鐵絲網、隘路、吊橋、地雷、探照燈等。

隘勇線寬度大約10米至20米,而山勢地形不同,非決定性之寬度。若遇原住民翻越隘線,隘勇便會敲擊警鼓。鄭老師在此說明警鼓的小故事,日本軍隊進入泰雅族、太魯閣族或賽德克族部落時,看見中空且筒狀的織布機,便取之作為警鼓使用。因此,日治時期的明信片或寫真帖皆可看見日警使用織布機敲擊警鼓。

隘路

  1. 道路的區別:於地面堆積土,設置道路為「凸道」。挖掘地面下,設置道路為「凹道」。於山腹設置即為「山腹道」。
  2. 路幅:道路的路幅視路況種類不一定,可單獨一人通行者3尺,車輛通過者需要7尺。
  3. 臨時性道路,道路路寬約3尺(90公分)以上,6尺(1間、180公分)以內,約90至180公分。

寮舍

寮舍為隘勇線警備人員居住、休息以及警備的地方,按照功能可分為隘勇監督所、隘勇監督分遣所、隘寮。監督所為最高等級,腹地最多可容納超過20人;分遣所為6至12人,隘寮則2人左右。隘勇線設施除了線、鐵絲網與隘路以外,為防禦原住民槍彈攻擊,外圍使用木材或夯土牆抵禦子彈射穿。副防禦措施則有鐵絲網、砲台、地雷、木柵、掩堡及探照燈。其中砲台可分解,至山上再進行安置,討伐結束後便帶回山下。而有少數砲台遺留至現在,如現今梨山、霧鹿以及八通關古道的華巴諾砲台。

吊橋

隘勇線通過溪流處,必須架設吊橋(鐵絲橋),由於大部分隘勇線吊橋多屬於臨時性設施,因此鮮少有吊橋遺跡殘留至現今。

鐵絲網工程

日治時期僅於重要據點設置鐵絲網工程,一種有通過高壓電流,另一種則無,而通電鐵絲網因費用高,比例僅占10%。

發電所

因通電鐵絲網而建蓋水力以及燃油設施,進行發電。1905年,臺灣最早設置通電鐵絲網的地區即位於新北市烏來區,其通電範圍至宜蘭,並使用龜山發電廠進行發電。

礙子

通電鐵絲網四條線路為火線,火線內側則是地線(迴路),火線的礙子通常為白色,地線礙子為咖啡色。如何分辨隘勇線的線內與線外,礙子正對面為線外,礙子後方即為線內,但當隘勇線往前推進時,線內與線外會不斷地互換、改變。

警備人員

清代時期桃竹苗地區的隘勇,是請賽夏族人擔任,如寶山、芎林一帶。日治時期隘勇之身分則依各地區規定而有所不同,並透過「保甲制度」徵用,隘勇的族籍也因地區有所不同,具有在地性。

臺北地區閩南人居多,桃竹苗地區多為客家人,亦有平埔族群擔任隘勇,則為南投埔里居多。警備人員地方層級依序為警部、警部補、巡查部長、巡查(甲/乙)、巡查補、警手、隘勇伍長、隘勇。其中警手、隘勇伍長以及隘勇為臨時招募,即類似現今的約聘雇人員。

〈警手及隘勇規則〉

一、警手及隘勇擔任原住民區之警戒、搜索、討伐與及他勤務。

二、警手及隘勇應就符合下列各款人員中任用。

  1. 警手年齡20歲以上、45歲以下日本人。
  2. 隘勇年齡17歲以上、45歲以下臺灣人。
  1. 身體強壯,吃苦耐勞者。
  2. 精神狀態、視力、聽力良好者。
  3. 能大聲喊話者。

三、警手月薪為10圓至20圓,隘勇月薪為7圓至15圓,每級差額定為5角。

臺灣山區遺址

  • 史前考古遺址、原住民舊社遺址。
  • 歷史時期遺址,如:腦寮、腦灶、伐木工寮、森林鐵道、流籠、索道、林場、工作站等相關工程設施,另外則為清代、日治時期的原住民討伐戰爭或理蕃措施,如:歷史戰場、隘勇線及相關設施(隘寮、分遣所、監督所等)、後期理蕃道路與相關理蕃設施(道路旁與部落內警察官吏駐在所、吊橋、彈藥庫、砲台、蕃童教育所、養蠶室等)。

各地區隘勇線推進|新北隘勇線

最早的隘勇線位於新北市新店區青潭地區以及靠近翡翠水庫旁,圖中(七)深坑宜蘭橫貫隘勇線(臺北段,1905年)與臺北桃園橫貫隘勇線(臺北段,1907年)及設置通電鐵絲網,而插天山則有設置砲台。其中北勢溪、大芬林隘勇線(1900—1901)位於新北市新店區轄內,靠近翡翠水庫右岸。

content-2-1-1

桃園隘勇線推進

最早之隘勇線主要區域位於現今桃園市大溪區頭寮,即為番界所在地,慈湖後山稜線沿至石門水庫溪底的稜線,整條皆為隘勇線。Gaugan隘勇線(1910

主要自角板山延伸至宜蘭縣境內(大漢溪右岸),圖中大漢溪溪底吊橋為不同時代所建設而成。Takasan監督所遺址之後轉為駐在所,成永久性建築。現場之遺物為「風呂」,冬天時可升柴火、泡澡;而分遣所遺址現今被當地泰雅族人改建為香菇寮。

content-2-1-2

content-2-1-3

新竹隘勇線推進

新竹為全臺灣最多隘勇線的地區,推進次數最多且複雜,影響範圍最廣。

按時間軸包含鐺把山隘勇線(1904)、彩和山隘勇線(1906),以及以下隘勇線:

鵝公髻、鹿場隘勇線(1908

此條隘勇線亦為通電鐵絲網,自桃園境內越過新竹縣五峰鄉白蘭部落、鹿場以及加里山,再到苗栗縣境內。

帽盒山隘勇線(1909

帽盒山靠近新竹縣尖石鄉嘉興部落後方,山頂刻字未經考察,可能為警察或隘勇刻字紀念。

內灣、上坪隘勇線(內橫屏山隘勇線,1909

內橫屏山隘勇線主要位於新竹縣尖石鄉梅花村,內橫屏山稜線上即為隘勇線,監督所遺址現今種植生薑。

李崠山隘勇線(1911

李崠山山頂的東、西、南、北向各有隘勇線,且遺留總督府防備措施。

キナジー(西納吉)隘勇線(1913

西納吉隘勇線位於新竹縣尖石鄉那羅部落對面,「高島縱走」即為此條隘勇線,翻越李崠山至秀巒部落一帶。

霞喀羅隘勇線(1917

霞喀羅古道上方即為霞喀羅隘勇線,其於1917年(大正6年)9月23日開工,11月3日竣工,因此霞喀羅古道有兩條,一條為理蕃道路,一條則於稜線上方。

1902年以前之隘勇線

《臺灣堡圖》與《蕃地地形圖》包含出版年代與版次、討伐與隘勇線推進路線、原住民聚落位置、地形圖精確度,原住民族歷史論述等問題。

持地六三郎,〈隘勇線前進圖〉多了明治43年與明治44年的隘勇線推進資料,而鄭老師實際走訪這些隘勇線並核對GIS,檢視與現今之差異性,發現這些界線有時是原住民地區村里間的界線,或是部落與平地鄉鎮的界線。然而其界線會移動,當蕃界土地轉變成一般土地使用後,即為一般行政區。

content-2-1-4

苗栗隘勇線推進

其中洗水山、橫龍山與大安溪隘勇線皆為通電鐵絲網。

橫龍山隘勇線的修築(1908

隘勇線修築與推進,日本文獻皆詳細計算與記錄前進里數,以及包圍面積等。而橫龍山隘勇線實地調查前後計4次,隘勇線主要分為兩大類,一為設有通電鐵絲網的隘線,因有大量的高壓電絕緣體─礙子,路線較易尋找與確認;二為無通電鐵絲網之隘線,較難確認位置。

地表遺物與遺跡

清代與日治時期的北部、南部原住民採取不同的行政管理措施。北部原住民是討伐、隘勇線圍堵與推進策略,因此僅允許特定地方、時間和部落交換物品;南部原住民交換物品之自由度則較高。

愛國婦人會

日治時期的山區交換體系為清代的通事與社丁體制,但因日本政府當時無法立刻取代其制度,而委請愛國婦人會協助擔任中介者之角色,其主要協助設立「換番所」,建立原漢(國家)間之交換機制等。

當時其組成會員是以達官顯要之人員所組成,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為顧問,其夫人為支部長,顧問、副長皆為總督夫高官的夫人充當;而其經營事務包括社會救濟、解除纏足獎勵金、養蠶指導、溫泉療養所。

臺中隘勇線推進

1903年隘勇線:臺中南投聽連絡線與黑田山、阿冷山,阿冷山隘勇線則有設置中川山隘勇監督分遣所。

content-2-1-5

南投隘勇線推進

南投隘勇線自最外圍的埔里社隘勇線(1903)至白狗隘勇線(1912)皆無通電。鄭老師說明,可能因位於中央山脈旁的地形因素,造成設施運補上之困難。

content-2-1-6

 

content-2-1-7

高雄隘勇線推進

主要有三條隘勇線,靠近六龜地區至現今的桃源區以及茂林區,僅六龜警備線(1916)設有通電鐵絲網。

大正4年(1915)荖濃溪左岸警備線

大正3年(1914),太魯閣事件結束當下, 日本政府立刻沒收原住民的槍枝,此舉立即引發各地區原住民的反抗。布農族施武郡及高山原住民曾兩度攻擊上寶來駐在所,稱為「六龜里事變」。六龜里支廳長緊急設置防禦線,其中一條即為六龜警備線以及東部隘勇線,並將荖濃溪一帶製腦區域劃入。

大正5年六龜警備線之修築始末

1915年隘勇線更名為「警備線」,監督所改為「警戒所」,而隘勇分遣所亦改為「分遣所」。

六龜警備線為日治時期最後一條隘勇線,其位置起自現今高雄市桃源區至濁口溪溪口,里程數約50餘公里。日本橋位於現今高雄市桃源區公所正對面,沿至上寶來、頭前山、馬里山、森山、馬加等監督所,最後至屏東縣大津(沿用日文作為地名)分遣所。

宜蘭隘勇線推進

清水溪隘勇線(1906)設有通電鐵絲網,來義婦山亦有分遣所遺留的破瓷器等遺物。

content-2-1-8

花蓮隘勇線

花蓮地區主要為以下隘勇線:

1907年,維李(北埔)隘勇線

1908年,巴督蘭隘勇線(木瓜溪隘勇線)

1908─1909年,七腳川隘勇線。

1911年,鯉魚尾隘勇線、馬里隘勇線。

1914年,タッキリ(得其黎)隘勇線、內太魯閣隘勇線。

七腳川隘勇線位於現今鯉魚潭旁,其亦有設置通電鐵絲網;鯉魚尾隘勇線則位於花蓮志學後山山頂。而內太魯閣隘勇線又分三路線:內太魯閣、三棧高地以及新巴托蘭(銅門)。

content-2-1-9

臺東隘勇線推進

臺東山麓隘勇線則是由花蓮連接至此。

content-2-1-10

蕃地轉為普通行政區之流程與模式

其流程如下:

  1. 地圖測繪。
  2. 登錄地籍。
  3. 開墾(開發)與移民。
  4. 編入戶口與納稅。

其模式包含:

  1. 生蕃地→隘勇線包圍→蕃地行政區化→蕃地(國家所控制)→蕃地行政區。
  2. 生蕃地→隘勇線包圍→蕃地行政區化→蕃地(國家所控制)→普通行政區化→普通行政區。
  3. 生蕃地→蕃地行政區化(蕃務官吏駐在所)→蕃地行政區。
  4. 生蕃地→蕃地行政區化(蕃務官吏駐在所)→普通行政區。

隘勇線地圖繪製

  • 透過GIS(地理資訊系統),繪製隘勇線地圖。
  • 以明治42年12月〈北蕃圖〉為參考圖,重建明治38年(1905)年底的隘勇線推進狀態。

日治時期隘勇線分期

  1. 1895─1901年:官、民隘並存與隘勇線退縮時期。
  2. 1902─1903年:小規模整理、恢復清末隘線與納入警察管理時期。
  3. 1904─1909年:大規模隘勇線推進與包圍原住民聚落時期。
  4. 1910─1914年:軍警聯合討伐與隘勇線深入蕃界時期。
  5. 1915─1917年:後隘勇線推進時期。
  6. 1918─1926年:理蕃道路取代隘勇線時期。

研究成果

鄭老師說明,研究與踏查隘勇線較困難之處,應是路線位置較難判斷,像是1895─1901年時期。因屬清、日跨接年代,難以分辨是勇營的隘勇線或是桃竹苗地拓墾單位之路線;再者,此時期土地等相關資料缺乏。而後期1910年開始,研究資料與資源則較為充足。

清末「隘制」變遷、日治初期「隘制」之承襲,進而了解「隘勇線推進」政策之轉變。希望製作清末以降臺灣蕃界變動的模型,重塑不同時期的蕃界位置與原住民傳統領域相互變化關係,此部分仍須更詳細地爬梳。

結語

由於隘勇線會移動,因此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與國家之界線相對會一直改變,移動過程亦不斷往內山靠近。現今許多平地聚落與原住民傳統領域息息相關,例如,新店、三峽、龍潭、關西、南庄、獅潭等。

原住民傳統領域之變化情形、聚落遷移之位置與遷移史的建立、原漢紛爭場域之確認,以及隘勇線推進之後,民間、官方合資會社和國家資本如何介入這塊土地的經營管理,皆為重要議題。

 

【圖書】山與祂的子民──阿力曼與鸞山森林文化博物館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22/09/27

content-3-3《山與祂的子民──阿力曼與鸞山森林文化博物館》

阿力曼 口述;劉政暉 撰文

玉山社,2022

 

文/tjaiwan‧parilaw

假設博物館的概念來自過去殖民時代的獵奇心態、對部落進行掠奪並展示,來到21世紀的當代,原住民族應當如何面對博物館的設立?

阿力曼與鸞山森林文化博物館,或許給予不一樣的視野來思考此問題。

本書由阿力曼──即鸞山森林文化博物館館長口述,由劉政暉先生撰文整理。本書開頭從阿力曼個人的生命故事開始談起,書中提及,因為阿力曼的父親時常提到過去與內本鹿(Isdaza)舊部落的故事,卻直至逝世都未能返回老家,其影響甚深。然而,作為其父親的兒子,阿力曼的成長過程中同樣遇上許多當代原住民所面臨的價值課題,這些歷程促使他不斷摸索、反思。

本書篇章〈為自己走出回家的路〉,阿力曼提及因為自己有幸參與劃設「部落地圖」的計畫,得以有機會重返內本鹿30多次,於此過程更加認識部落且開始認真反思:「我們到底有什麼?」接著,鸞山森林文化博物館於焉誕生。

(more…)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22/12/08